我和岳母01~42


时间:2021/3/12 1:04:16

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-10-22 05:02 编辑

? 第一章:贴心的岳母

我老婆很小的时候,岳父就去世了,是岳母一个人把她拉扯大。老婆还是和

我啪拖的时候,在我家帮我收衣服叠衣服就问我:「哎,雁子,我几次帮你家里

人收衣服都看不到你的内裤的,都是些女内裤滴」

我赶紧说到:「一个大姑娘家,咋呢么注意人家男孩子的内裤滴」

啊惠红着脸说:「我就是好奇才问一问的,帮你们家叠了那么多次衣服,就

是沒有你的内裤才奇怪的问下咋。」

一直到一次到我家我在里屋换衣服,她偷偷到我房间偷窥我,才发现我穿的

是女装内裤,当时也沒有太大的反应,只是有些不喜欢吧了,毕竟是现代社会了,

各种思潮都有。

到了结婚后,有一次她当着岳母的面说我:「妈。你也不说说啊雁,他喜欢

穿女装内裤。」

当时就搞得我满脸通红。心想老婆当着她妈这样说,岳母肯定不知要骂我什

么呢。谁不知道岳母却说道:「那有什么,只要外人不知道,自己喜好罢了。再

说现在的女装长裤不都是前面开口的,那以前都是男装的,谁还说现在的女人穿

男人裤子不成,人家男人从前面开裆的地方能掏出小鸡鸡,女人从前面开裆的地

方能掏出什么」老婆就笑瘫了。

岳母接着说:「再说他们男人的内裤也太粗糙了,一点也不柔软,还是女装

内裤好。不过我认为啊雁你还是穿妈咪裤好,柔软透气还宽大。主要还不磨你的

小鸡鸡,低腰内裤包不住你里面的东西。以后你看上那款内裤就告诉我,我帮你

买,一个大男人买女内裤多不好意思。」

我听后心里好感激,朝我老婆啊惠得意的翘翘嘴,老婆做了一个晕死的动作。

? ? 过了两天我在厅里坐着,岳母从房间出来,给了我一条粉红色妈咪裤说:

「我买了两条,穿上看看。」

我拿着妈咪裤往里屋走,岳母笑着说道:「真封建,当谁沒有看过你哪玩意

呢」

我红着脸说:「妈,人家害羞呃。」

到里屋穿上妈咪裤出来,在岳母面前转了一圈,好得意的说:「好好看,也

舒服,还有一条呢」

岳母把裙子拉高说:「一人一条。」

? ? 岳母穿着和我一样的内裤,岳母圆润的臀部被妈咪裤刚好的包裹着,不像那

些中老年妇女穿的内裤松松垮垮的,难看死了,圆润的屁股看上去很性感,一点

毛毛都沒有露出来,阴部微微的隆起,我有点头晕了。

? ? 岳母用手抚摸着我的内裤,又把手衬到内裤里看,微微的透明,本来穿着岳

母买的内裤,已经很兴奋,小鸡鸡已经硬硬的,加上岳母的手的接触,那东西就

更硬了,我感觉到岳母的手在有意无意的接触我的鸡鸡,我感觉到岳母的想法,

但那时我的岳母啊。

? ? 岳母的手碰了几下我的小鸡鸡,突然岳母抽出手来,低头哭着跑回去房间,

「我不能这样,我对不起她爸爸。」

从那次后,我和岳母间发生了改变,以前岳母来我家,我都要穿的整整齐齐

的,现在却可以穿的很随便。但心里她确是我母亲,孩子在母亲面前可以很随便,

但绝沒有性的想法。

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第二章:初次呈现

有时候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的。那天我买了一个衣柜,放置好倒腾好,已经

一身大汗,两手髒髒的也沒有拿换洗的衣服,赶快空着手就跑到卫生间洗澡去了,

心里想着,反正家里沒人,洗完澡再回房间穿衣服。

? ? 洗着洗着,一阵风刮来,就听到我的房门砰的一声,心里想千万別又坏了门

锁,那个门锁是坏坏的,到时候光着身子还沒法子到凉台拿工具呢,总不能又穿

回这髒衣服吧。

? ? 沒多久,就听着大门开的声音,我想是老婆回来了,这下好办了,就算门坏

了也有人到凉台拿工具开门了。

? ? 等洗完澡经过厅的时候,头也沒抬一抬看,想着反正是老婆坐在哪里,两公

婆谁还沒有看过谁啊所以连个遮掩都沒有就走到房门前,一开房门,真的锁住

了。我就说到:「还坐在那里幹什么,还不到凉台拿工具撬锁,等着看裸体表演

啊」

一抬头才看到是岳母坐在那里,脸刷的就红了,一个大男人光着身子站在岳

母前面,手里连块毛巾都沒有,本能的用手赶快就捂住小鸡鸡。

? ? 刚洗完澡,小鸡鸡受冷缩的小小的,用手捂着当然绰绰有馀,可是这一害羞

又加上用手一捂,小鸡鸡很快就涨大起来,越害羞越捂小鸡鸡就越硬,两个手都

捂不住了。

岳母好像还是专门的糗着我那个地方笑着说「「別捂了,不就是一根棍棍挑

着个包袱吗,妈还沒见过那东西啊,在妈面前还用那么害羞吗再说刚才全看见

了,现在再捂都迟了,不就那么点东西吗。」说着把手伸到裙子里,把内裤脱给

我。「先穿着这个吧,省的你害羞,看羞得一身汗了,等一下还又要洗过澡。」

跟着就到凉台拿工具去了。

? ? 我赶快就穿上有岳母体温的内裤,就是上次在厅里穿的那条的同款,心里感

到一阵兴奋,我正低头看着,岳母拿工具过来说:「不用看,都是一样大的。」

我说:「妈,不是大小的问题,是感觉的问题,穿上去感觉好兴奋诶,怪不

得网上有人专卖女人二手内裤呢。」

岳母笑着说:「可不要到网上买那些内裤,都不知道有沒有病菌的,你如果

想要,就到我衣柜里拿就是了,看上那条就拿那条,咱们俩的尺寸差不多。」

我笑着点点头,我岳母比较丰韵高大些,上次在厅里她给的内裤我穿着刚刚

好,加上女人内裤弹性也好些,不像男内裤那样沒有什么弹性。

? ? 从此后我和岳母的内裤也就沒有什么分了,我看上的内裤就叫岳母帮手买,

或者看她穿的好看就问她要来穿就是了。

? ? 我接过工具把门撬开,到里屋后在自己抽屉里拿了一条同样的内裤给回岳母。

岳母接过来看了看说:「这是你的。」

我好惊奇的说:「不都是一样的吗你上次一样买的,你一条我一条滴你

怎么区分的」

? ? 她笑着说:「你的小鸡鸡头竖在内裤里,鸡嘴吐出来的那些黄东西就在内裤

前面,我的那个洞洞在下面,黄斑就在下面。」

? ? 我看了看,真是的。

岳母可沒有我那样害羞,就当着我面掀起裙子把我递过去的妈咪裤穿起来,

我害羞的转过头沒有看。

岳母笑着说:「真封建。」哪神态一点也沒有把我当成年的女婿,就像一个

自己的小孩子罢了。

? ?? ?? ?? ?? ?? ?? ? 第三章:睡成太字

丑事一个接一个,这天睡到下半夜停了电,大热天的沒有空调和电扇是沒有

办法睡的,还好厅里是穿堂风,把床上的席子铺在厅里,岳母今个沒有回来,两

夫妻脱的光熘熘的躺在了厅里。

? ? 在茭白的月色下,两个男女光熘熘的躺在那里,你摸我一下下面,我捏一下

你的胸,不免就嘿嘿起来,什么96,什么后入,前庭忙活了一大趟,最终累了

睡着了。

老婆星期六还要上班,一大早起来走了,我迷迷煳煳的继续睡着,后来仿佛

听到有人在厅里伙房的出出入入的走动,心里想,可能是老婆起来做早餐吃了上

班,也就沒有在意,照样睡成「太」字一样凉快着。

? ? 又不知过了许久,觉得一阵阵的凉风吹来很是清爽,眯缝着眼看到旁边的沙

发上坐坐一个人,以为老婆还沒有走,就喃喃地说:「老婆,你还沒有去上班么

还想嘿嘿啊我是心有馀但鸡脖子竖不起来了,別听网上说的,一晚可以搞几次,

那些都是骗人的,沒有几个小时男人那东西是抬不起鸡脖子的,要是还沒有过瘾

就等今晚再来吧。」

说完沒有听到老婆的反应,只听到轻轻的笑声,睁开眼望去,原来是岳母坐

在沙发上用手帮我扇着扇子,就像母亲大热天帮睡觉的孩子扇着扇子一样。

? ? 我还沒有意识到自己是光着身子成「太」字那样躺在岳母旁边,就跟岳母说:

「妈,你什么时候来的,也不叫醒我。」

岳母一个手捂住嘴笑着用嘴嘟嘟我下面说:「我要是一进门就叫醒你,可就

沒有呢么全活的春宫画看了,更听不到你们两公婆的黄段子了!」

我这才发现自己光熘熘的躺在岳母面前,赶快坐起来不自主夹住双腿,把哪

玩意夹在两个腿之间,又用手遮掩着下面的毛毛,岳母就笑的更厉害。我已经沒

有上次在厅里那样害羞了,反正都给岳母看过了,就像自家孩子光熘熘在母亲旁

边一样。

我红着脸说到:「妈,你也不那件东西给人家盖着,就让人家羞在这里。」

岳母说:「大热天的盖什么又是一家子谁羞你啊。还不赶快起了去刷牙洗

脸,早餐都准备好了,你现在光熘熘在妈身边想幹什么你咋也像小华一样,把

小鸡鸡夹在两个腿之间学女孩子啊」

我赶紧起来到里屋穿了内裤和睡衣,而后刷牙洗脸出来吃早餐。

? ? 岳母见我穿的呢么多就说:「啊雁,大热天的,有沒有外人,更加沒有风扇,

你穿呢么多幹啥捂汗啊!减肥啊!」

我这才注意到,岳母今天在家穿了一件好透明的吊带短上衣,还是上次老婆

买大了给了岳母那件,本来老婆说买件透明些的性感点,两公婆有情趣,这次穿

在岳母身上令人遐想。岳母里面是一件中老年妇女常穿的白布文胸,下面是宽松

的四角花裤衩,因为洗的多了有些透明,隐约看到里面沒有穿内裤,性感之中透

露出淳朴。

岳母见我这样望着她就说:「你別看这奶罩老土,但透气吸汗,不像年轻人

的那些化纤文胸,光好看漂亮,厚厚的捂在胸前,多热啊!这个大裤衩通风透气,

不像现在的内裤,上下还用橡皮筋紧箍着,你哪小鸡鸡都捂在里面都熟了。」

说着走到她房间拿了一条大裤衩,也是用薄薄的布做的,花花的。我接过来

撒娇的说:「我想要妈你穿那条。」

岳母绷着脸说:「不能啥都由着你,沒有一点规矩了,再说我这条回来换上

忙活了半天都有些汗湿了,你就会乱来,我可告诉你老婆的。」

我到屋里脱了自己的衣服,把岳母的花裤衩穿起来。

岳母在后面笑道:「现在封建了,知道害羞了,换个裤衩躲到里屋了,刚才

光熘熘躺在厅里幹啥呢」

岳母的花裤衩薄薄的,不贴身很凉爽,不知不觉小鸡鸡竖了起来,下面支起

起了一个帐篷,自己也沒有觉察到,只是当岳母看着我下面的时候才发现,我也

沒有当回事,反正是在岳母面前。

? ?? ?? ?? ?? ?? ?? ?第四章:第一次接触

中午快下班了,老总急忙跑过来说:「赶快回去换套西装,下午要出席签字

仪式。」

? ? 平常我都是穿便服的,家里有一套西装好久都沒穿了,急急忙忙的赶回去。

一试,上衣还可以,裤子就小了,肚子大了扣不上。

? ? 正犯难呢,岳母进来了。帮忙试了试,就是差一点,岳母想了想就到她屋里

拿了条内裤来。

? ? 我接过来一看,厚厚的高腰好有弹性。岳母说这是收腹裤,穿起来腹部会小

好多,叫我把长裤和内裤都脱了试试。

? ? 自从上次厅里的事后,我的确把岳母当成妈妈了,孩子在母亲面前脱衣服有

什么不好意思的,脱就脱呗,光熘熘站在岳母旁边那个小傢伙居然沒有反应。收

腹裤好紧阿,第一次穿,岳母在旁边帮忙。

岳母说:「专门找了条小的,紧一些腹部沒有那么大。」

腹部是细了,但收腹裤是为女人设计的,沒有考虑男人的小鸡鸡,女人的下

面可是平的,小鸡鸡在里面压的紧紧的,可能位置也沒有摆好,那东西可不舒服

了,岳母伸手进去把那长长的东西竖起来摆好一些,还贴心的把包皮拉上来护着

龟头,这样龟头在紧身裤里不会磨的疼,岳母真细心聪明,她咋知道紧身裤会磨

龟头滴又把那两个蛋蛋放置好,这样弄一下果然舒服好多,不知道为啥,岳母

伸手到我下面帮我弄小鸡鸡的时候,这小傢伙居然沒有反映,毕竟是除了老婆外

的另一个女人的手啊。

? ? 再穿起裤子神奇啦,原来鼓鼓的腹部不见了,下面也和女人一样平平的了。

平日里看着女人下面平平的那种感觉,今日轮到自己下面也是这样平平的了,沒

有了一坨东西在下面的感觉,那种感觉真是超新奇哦,裤子也变得刚刚好了,人

也精神好多。正高兴呢,岳母却叫我把裤子脱下来。

我说:「妈,好不容易穿好,怎么又脱呢」

她笑笑说:「你还是去拉个尿再穿吧,到外面穿着收腹裤拉尿可不好拉,紧

紧的可不像你平常穿的妈咪裤那样宽松,掏你的小家雀可难掏了,搞不好还拉到

裤子上了呢。拉完了又是收腹裤又是西裤的不好弄你那东西。」

? ? 我笑笑夸奖岳母细心。岳母帮我把收腹裤脱了,拉完尿岳母又帮忙把收腹裤

穿好,这次岳母再次伸手到收腹裤里摆弄我的家雀的时候,小傢伙有反应了。

岳母见我下面有些反应脸也有些红了,羞羞的说到:「这小傢伙也对我有反

应了,想幹啥哦」又用手拍拍我的屁股。

我逗趣的和岳母说:「你也穿一条让我看看。」

岳母说:「哪还不容易,下次穿给你看,今天不行,你还要上班呢。哪!记

住啊,拉尿的时候不要在尿兜哪里拉,沒有办法弄收腹裤,让人看到羞死你,收

腹裤弄的不好可是自己遭罪,要到有门的隔间里拉尿。」

我瞪大眼睛瞧着岳母说到:「妈,你咋对我们男人的那些事情知道的那么清

楚滴」

岳母怒怒的瞪着我,出力拍打了我一下屁股:「净说这些废话,还不赶紧走。」

一看钟真的是到时间了,赶快往单位赶。下了班回到家,老婆和岳母都在,

老婆见我一身西装,说:「那套西装你还能穿」

? ? 我笑着在她前面转着身子,还脱掉上衣,展示我苗条的腰,她惊奇的望着我。

用手摸着我的腰和腹部,手还有意的摸我的下面。

我故作害羞的说:「妈妈在呢,你往哪里摸啊!」

老婆说:「我就是发现你那里平平的,才专门摸摸看,妈又不是外人,你是

咋搞的,腰也细了,哪里也和我一样平平的」

我看看岳母笑着对老婆卖关子说:「就是不告诉你。」

岳母笑着说到:「你就让她看看呗,要不是她还以为你那东西给切了不见了

呢,她可关心那东西了,要是不见了那可怎么办!」

我笑着说:「妈也会说俏皮话,黄段子了!」

岳母说到:「整天跟你们年轻人学的,都学坏了!」

老婆帮我脱下长裤,才看到原来是收腹裤的缘故,她还报復的往哪里摸几下。

还好是收腹裤,小鸡鸡虽然硬了,但看不出来。

岳母对啊惠说到:「啊惠,你们不要在我老太婆面前搞那些淫秽动作,要弄

到里屋去弄。」

啊惠昳着声音说到:「妈,你那里老啊你刚才还说跟我们年轻人学来着。」

岳母假装生气的扬手打阿惠。

? ?? ?? ?? ?? ?? ?? ?? ?第五章:岳母洗小鸡

老婆把腰拧了,岳母带她的孙子小华一起来看她。

? ? 老天啊,小华调皮的不得了,一下咚咚的跑过去,一下又咚咚的跑过来,一

下又跳到凳子上,简直就是猴子。

? ? 岳母刚把一锅汤煮好提到檯面上,小华就沖了过来,眼看一锅汤就到在他头

上,我赶快用手把汤锅抱住。小华就沒事了,我的双手可惨了,两个手又红又肿

还有水泡。

? ? 还好医生说,擦些药膏,不要湿水,过几天就好了。但大热天的,洗澡幹什

么的可就麻烦了。

? ? 岳母过意不去,把小华送回去后,就前前后后的忙了起来。双手擦得都是药

膏,幹起什么事情都麻烦。自己到厕所拉尿,本来很容易的事情,手和小鸡鸡就

是不配合,硬是把裤子拉湿了,从卫生间出来给细心的岳母看到裤子一块湿湿的

岳母愧疚的说:「这件事情是我造成的,有什么幹不了的,应该叫我来,我是你

妈,那些事情有什么好害羞的」

? ? 而后又到衣柜里找了干净的内裤和睡裤,帮我脱了弄湿的裤子,而后又用湿

毛巾把我下面擦了擦,我好感激的望着岳母。

又过了一会,我红着脸小声说:「妈,我想拉尿。」

? ? 那神态就和小时候叫妈妈拉尿一样。

? ? 岳母和我走进厕所,帮我把睡裤退到下面,而后伸手从内裤的旁边掏出小鸡

鸡,用手扶住我的鸡脖子,第一次女人看着拉尿因为兴奋,就是拉不出。

我好害羞的解释说:「妈,我真的有尿的,就是拉不出。」我心里意思是,

不是骗你的,那神态就像在母亲面前做错什么的。

岳母轻轻的用嘴吹出「嘘嘘」的声音,就像小时候妈妈把尿那样,真是灵验,

好快就拉完了。

? ? 拉完后岳母还很熟练的摆几下鸡脖子,把鸡头上的尿摆掉,我惊奇的说:

「妈,你怎么知道从旁边掏小鸡鸡,你们女人都是脱了裤子拉尿的,还知道尿完

了要这样摆几下小鸡鸡的」

岳母用手轻轻的拍拍我的鸡脖子说:「你们男人就那点东西,一根棍棍挑着

两个鸡蛋,妈那么大了有什么不知道的,都是过来人了,沒吃过猪肉还沒见过猪

跑啊,还记得那次在厅里你光光的捂着小鸡鸡的样子吗」

到晚上要洗澡了,岳母帮我把衣服全脱光,我举着手站在那里,一身暴露无

遗。老婆还站在门口看热鬧,我一个大男人光光的身子还把手举得高高的,心里

气不打一个地方出说到:「你是看景啊,还是不放心我和妈呢」

老婆醋意的说:「妈,你看他都说啥呢」

岳母只是笑着,用水把我淋湿了,把沐浴液抹上就洗起来。洗到下面,我自

然的把腿夹紧,岳母笑笑说:「和小华一样调皮,有能耐把那东西藏起来啊。」

? ? 我真的调皮的弓着屁股让小鸡鸡垂在两个腿之间,还好小傢伙还沒有反应,

这样不用手帮忙也可以把小鸡鸡夹在大腿里面了,外面除了毛毛真的和女人差不

多。

? ? 岳母笑着拍打着我光熘熘的屁股,老婆已经离开卫生间门口了,听到岳母的

笑声又回过来瞧说到:「妈,你们笑什么」

? ? 我笑着摇摇头不让岳母说,啊惠厥着嘴走了。我这人包皮比较长,自己也不

注意洗那里,来回一折腾小鸡鸡竖起了脖子,包皮缩了下来,暴露出了里面的髒

东西,给岳母发现了。

? ? 「阿雁,你看你,这里面髒到,这么大的人啦,自己也不经常洗干净,要是

发炎了就麻烦了。」

? ? 说着轻轻的把包皮再往后捋了捋,手上擦上沐浴液,轻轻的帮我洗起来,本

来那里就狠敏感,又是第一个其她人帮我洗,连老婆都沒有帮我洗过那里呃。小

鸡鸡直直的竖着,岳母仔细的洗着,那神态就像帮她孙子洗一样,绝无成年男女

间的感觉。我站在哪里任由岳母摆弄着,享受着哪兴奋但又有別于夫妻之间奇特

的性感觉。

上一篇:好朋友的辣妈0103完 下一篇:我与小姨子的爱情15